写在前面的话

2023年2月5号6:30am,我收到了一个硅谷超级大脑的视频推送,这个视频是82岁高龄的赵珀璋老师推荐给我的。我很仔细地观看了这个视频和下面的评论,然后深深地感叹,这个科技进步真的很大。我曾经研究服务机器人,但完全没有听说过这家公司。

赵老师和中科院的倪光南院士在计算所工作时曾一起参加一个会议,有一次,一位坐在我旁边的律师突然悄声对我说:“你不觉得他跟倪光南长得很像吗?”我顺着他的目光看了一下,发现真的是这样,但是赵老师比倪光南看起来更加精神。我认为赵老师这一代人虽然没有宗教信仰,但是他们都受到一种科学精神的驱动,到晚年还在继续致力于他们所信奉的事业,践行着他们活在世上的意义。当时赵老师告诉我,他正在写一本名为Sabfire的书,虽然我没有听懂太多,但我感觉这本书非常高深,涉及到很深的物理学知识和应用,因此颇为期待哪天能够看到这本书的出版。

尽管赵珀璋老师已经年过八旬,但他的身体非常棒。他没有基础疾病,身体依然非常健康,精神矍铄,双目炯炯有神。每天清晨6点多,他就早早地起床。这样的身体状态,似乎预示着他有望寿终正寝并享受长寿的人生。我非常佩服赵老师。

我非常感谢赵珀璋老师分享的一个硅谷超级大脑的视频,也是激发我写今天这篇文章的原因之一。欢迎大家观赏后来吐槽,拍砖!

图片来自网络

我觉得面向C端的聊天机器人正在加速进化。这个机器人以免费的方式向全球开放,并且在提供足够训练数据的同时,为未来机器人更好地掌握人类语言方面提供数据支持,尤其是对于面向C端的聊天机器人。然而现在市面上大部分机器人都面向企业用户进行聊天,在需要客户服务的领域,比如金融、电信、电商等领域,它们可以解决80%的常规问题,而更加复杂的问题则需要转向人工处理。

目前,主要面向C端的机器人主要活动在教育陪伴和聊天等领域。我曾经买过一台儿童教育机器人,但它真的很难用。总之,它只是一个玩具级别的机器人,距离真正的聊天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很多人对Siri的使用体验也不够友好。从最初的期待兴奋,到后来的失望,再到最终放弃使用它,这就是大家的真实感受。

我认为ChatGPT的出现对聊天机器人是一种进化,首先在交互体验方面,由于使用了人类偏好选项,它让我感觉聊天机器人不再像是机器人,反而更能给人一种更加人性化的体验。

从个人角度来看,进化是一种必然趋势。如果ChatGPT能为当下的聊天机器人提供能力,无论是客服机器人还是教育机器人,都是不错的选择。尤其是ChatGPT的大型语言训练模型,随着与人交互的增加,它会变得更加聪明,知道人们需要什么。

在另一个方面,ChatGPT有文字生成能力,可以做文案策划、写文章、撰写文档/合同等事情。它还可以帮助学生撰写论文,只要定义问题,它就可以完成,并通过不断扩充数据量继续优化。ChatGPT通过海量知识的积累,并经过简单引导(Prompt)后,就能够具备不同领域的强大能力。这是否意味着初级文案策划和知识生产者可能会被取代?

在我看来,ChatGPT可能会取代初级的文案策划者,但是对于高级写作和创造性工作,人类仍然是无法替代的。虽然ChatGPT可以扩充数量,但是它无法扩展人类独到的创造思维。

在使用ChatGPT时,我发现它可以生成任何文字,但实际上它缺乏定义问题和界定边界的能力。如果我能够很好地掌握和使用它,它将会帮助我更好地完成我的工作,创作更高质量的作品。无论是广告创意、策划方案,还是一篇文章或论文,它都可以对我的创作提供帮助。

图片来自网络

ChatGPT真正落地并且被批量使用,可能还需要5年的时间。在这段时间里,我们可以思考如何提升自己,以更好地应对聊天机器人等新技术。

码字不易,如果你喜欢我的文章,请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:蒙弘言。

作者 adm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