科技圈的热度依然被ChatGPT承包。北京时间2月8日,微软推出由ChatGPT支持的最新版本人工智能搜索引擎Bing(必应)和Edge浏览器,但预览人数有限。这是否跟ChatGPT官网瘫痪有关,目前尚不可知,但可以肯定的是,微软、谷歌、百度,正在传统业务和AI赛道鏖战正酣。

 

一天前,谷歌和百度先后官宣自己的聊天机器人Bard和文心一言,前者将在几周内开放,后者会在3月完成内测。按照ChatGPT的发展轨迹以及三家公司的业务重叠性,将聊天机器人植入搜索引擎大概率是标配。鉴于使用ChatGPT对国内用户存在门槛,必应也不是国内主流搜索引擎,国产ChatGPT们还有窗口期,至于这股风潮能不能持续到下个月,用户的热情只是催化剂之一。

市值涨了5450亿元

美国东部时间2月7日收盘时,微软267.56美元的股价创下5个月新高。

一夜间,微软市值暴涨超800亿美元(约5450亿元)至1.99万亿美元,按实时汇率计算,微软市值涨了差不多一个京东。有关微软市值的话题也在2月8日挤进热搜前十,截至北京商报记者发稿,阅读量超1.1亿。

另一个与微软相关的热搜和热度居高不下的ChatGPT有关,“微软正式将ChatGPT引入必应”。

新的Edge浏览器增加可以聊天与写作的必应。新版必应基于OpenAI新款语言模型运行,比ChatGPT更先进,可轻松切换到人工智能聊天模式,并且能帮助微软利用网络知识与OpenAI技术进行智能对接。微软CEO萨蒂亚·纳德拉将这次植入定义为“搜索引擎迎来了新的时代”。

微软官网显示,如果想更快地访问新版必应,需要登录微软账户,并默认必应搜索以及下载必应搜索(英文版)移动程序,目前用户可以登录官网进入候补名单。

打开新界面,用户会发现,新必应的一种搜索模式,是将传统搜索结果与AI注释并排显示,而另一种模式是让用户直接与AI聊天机器人对话,用户可以在和ChatGPT一样的聊天界面中向其提问。

微软预计在未来几周内向数百万人推出访问权限,并推出该体验的移动版本,微软还希望将必应体验带到所有浏览器,而不局限于Edge。不过,在新版必应上线的当天,微软对预览人数做了限制,或许这与ChatGPT又一次宕机有关系。

“最近一小时内蜂拥而至我们的网站,但我们的(网络)资源是有限制的”这句话在北京时间2月7日深夜出现在ChatGPT官网。类似的事情在1月也曾发生,两天宕机五次都不意外。

ChatGPT和小冰争C位

和ChatGPT的万众瞩目相比,早就植入必应的小冰略显冷清。打开PC版必应国内版,一个黑头发圆眼睛的小女孩藏在网页左侧,它的名字叫小冰,是微软(亚洲)互联网工程院人工智能小冰团队在2014年推出的一个对话机器人。小冰“诞生”时,小冰团队隶属于微软,现小冰公司CEO李笛是必应中国搜索引擎负责人。

必应内置对话机器人也不是从ChatGPT开始的。2021年3月,小冰公司宣布,即日起微软必应搜索内置小冰。小冰在必应搜索中,将向用户提供基于对话上下文的搜索交互体验。那时,小冰公司已经从微软分拆,是一家独立实体,但微软继续保持对小冰公司的投资权益。这种关系类似于现在的微软和ChatGPT。

现在小冰公司经常强调,小冰是一个人工智能框架,少女小冰只是这个框架孵化出的一个AI Being,用户也依然可以在必应国内版与少女小冰进行互动,不过2月8日北京商报记者与其互动时,并没有获得让人惊艳的用户体验。

当记者提出“你和ChatGPT有什么区别”时,小冰回复:“我已经开始升级啦,期待一下吧!”当再被问到“你是第一代?”小冰依然这样回答。

北京商报记者将同样的问题抛给李笛,得到的回答聚焦在两点,技术和成本。

“ChatGPT运用了大模型的训练方法,这种方法初步验证了一种新范式的价值,并且打破了此前的瓶颈,这意味着一系列激动人心的创新能力将被释放。但它本质上还是一个单点技术。在过去很多年里,很多人会用小冰和各种对话式AI做比较,说我们的对话质量没有那么高。其实不是技术的问题。小冰框架内有很多模型在同时运转,通过‘过滤’,防止对话跑偏,造成伦理道德等等问题。另外在社交场景中,对话不是最终目的,是为了完成更深层的价值”,李笛解释。

在成本方面,李笛算了一笔账:“小冰框架当前所支撑的对话交互量,一天就达到14个人类一辈子的对话交互量。若使用ChatGPT的方法,每天成本将高达3亿元,一年成本将超过1000亿元。”

AI企业造狂欢

从2022年12月ChatGPT火爆至今,李笛始终强调的一点是实验室技术与产品化框架之间的区别。用户不在乎这些,他们的兴奋点在于交互流不流畅、使用门槛高不高、需不需要付费、自己的工作会不会被代替。

一段公关从业者和ChatGPT的对话,近期正在朋友圈刷屏。问公关会被AI取代吗,ChatGPT回答:公关不会被AI取代。因为,综合分析历史上的所有公关事件,我们很容易发现:背锅是公关的核心竞争力,但AI不具备这个能力。所以,公关是不多的几个将不会被AI取代的职业之一。

嬉笑过后,这种态度鲜明、有问必答的交互模式背后,其实藏着看不见的隐患,成本、伦理是最主要的两方面。

用户的担忧还可能出现在ChatGPT 广告、法律咨询……时,不过股价连涨的ChatGPT概念股正忙着狂欢。

据不完全统计,仅这一两天针对ChatGPT相关业务表态的企业就包括科大讯飞、宇信科技、奇安信、360、四维图新、易点天下等。

比如奇安信,2月7日奇安信人工智能研究院负责人表示,公司正在基于ChatGPT相关技术和自身积累的海量安全知识和数据,训练奇安信专有的类ChatGPT安全大模型。在这一点上,虎符智库研究员李建平表示,ChatGPT是把双刃剑,既可以是提升效率的工具,解答人们的各种问题、创造出大学水平论文,甚至编写代码,同时也可能被绕过安全机制,用于实施有害的活动。

科大讯飞在互动平台上表示,科大讯飞在预训练模型方面有坚实的相关技术积累,且已面向认知智能领域陆续开源了六大类、超过40个通用领域的系列中文预训练语言模型。

“大家需要一次狂欢,不管这股风会不会停、什么时候停,他们没想过ChatGPT的Bug吗?不关心ChatGPT的商业模式可行吗?可能考虑更多的是证明自己的技术,这难论对错”,一位AI从业者告诉北京商报记者。

北京商报记者 魏蔚

作者 admin